愿天堂没有敏感词

战哥,有病的是胃,不是我(9)

(9)










王一博扭曲的一张俊脸问李医生:“不是,胃病为什么要脱衣服?”


李医生解释:“我看你疼的厉害,在腹部按摩和热敷可以缓解疼痛。”


李医生:啧啧啧,我们家一博小脸都白成什么样了?眉毛都拧成麻花了


王一博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眼睛里也全是疲惫的红血丝,捂着肚子蜷缩在一团,后槽牙咬的绷紧,这样一个又傲气又脆弱的王一博看着着实令人于心不忍。


连软乎乎的头发都耷拉着


王一博听了李医生有理有据解释却还是哼哼唧唧的说:“不要~”


王一博紧紧的抱住自己,小心翼翼的眼睛向肖战投向求救的目光。


李医生作为一个曾经是mt的唯粉看了心里又是激动的哇哇叫又是拔凉拔凉的


李医生:我歪屁股,我有罪。


肖战看了好笑,靠着墙说:“李医生,你别管他,需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又对王一博挑了挑眉“老王啊,你怎么这么幼稚啊,发烧把脑子也烧傻了?”


李医生却被王一博浑身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吓的浑身哆嗦。


肖战看着王一博宁死不屈的模样,倒是恨不得把手机拿出来给拍两张。


啧啧啧,太有意思了!平时可看不到老王这个样子。


笑完了却看到李医生还一个人站在王一博旁边颤抖,肖战撩了撩头发,走了过来,对李医生说:“一个97年的小朋友能把你吓成这样?”


李医生身边的低气压肉眼可见的又低了一个档次。


李医生抖的更厉害了。


肖战:?怎么回事?帕金森?


李医生吞了吞口水,僵硬的转过头,对肖战说:“肖老师,还是你来吧,我来教你。”


肖战想了想,答应了:“行吧,你教教我,以后要是有什么问题还可以应付一下。”


李医生瞬间就觉得王一博的低气压降了一半


李医生:啧啧啧


肖战去厕所把热水端了一盆儿过来,盆儿旁边还搭了一条白毛巾。


李医生主动退出战场,坐到了离床两米的软椅上瞥眼看窗外的风景。


李医生:舒服……果然还是这里适合我啊


肖战把盆儿放在床柜上,转过头对问李医生:接下来怎么弄?


李医生懂事的把头往窗户外伸:“咳咳,先把衣服脱了。”


肖战一愣,挠了挠后脑勺对王一博说:“老王,这个衣服你自己脱,我就负责给你按摩。”


王一博的头靠着床背,皱着眉,捂着肚子,哼哼唧唧的说:“战哥,我没力气,不想动。”


肖战翻了一个白眼:“王一博,我求求你做个人吧。”


王一博美人计失败,只得挣扎着撑起来。


王一博:……撑不起来


王一博感觉自己浑身没劲,软的连骨头都抬不起来,头晕眼花,恶心又吐不出来。


肖战看着王一博满脸不信:老王,你连起床都起不来了?


李医生在一旁发声:“肠胃炎会引起这些症状,因为肠胃炎的话会导致体内的一些电解质的丢失,所以会引起头晕,目眩全身乏力的症状。”


李医生:虽然……没这么严重


王一博头一扭摆出一副‘看吧,我没骗你!’的得意模样


肖战看着他摇头失笑,生病这事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既然如此,没办法,肖战还是只能自己上手了


肖战:生活不易,肖战脱衣


从背后把软绵绵王一博托起来,再扭过脸来对王一博说:“你自己坐好了。”王一博顶着一张惨白的脸蛋点点头“嗯。”


肖战心疼的捏了捏王一博的脸,刚刚托起来的脊梁又瘦又硌:“狗崽崽,等你胃好了我们就去吃点好吃的。”


王一博又点点头:“嗯,好,战哥说什么就是什么,战哥说什么都对,我相信战哥在美食这方面的造诣!”


肖战:“……又开始了是吗?”


看着王一博虚弱的身体肖战还是不敢放手,只好用左手托着王一博的背。


由于左手托着背的缘故,肖战看不见王一博另一边的身子,右手则慢慢的从胳膊肘滑下来,轻飘飘的,力气根本不大,可王一博突突直跳的神经系统却快炸开了,身侧一股痒痒的温热感,烫的他腰身直想缩。


一只手终于探到了宽松的衣摆边,撩了进去。










………………………………………………

王一博:战哥,你是何居心?我都病成这样了,你竟然还在诱惑我??你没有心!💔💔

肖战:?

战哥,有病的是胃,不是我(8)

(8)





“李医生,一博怎么样?”肖战再三催促。


“我看看在说嘛,肖老师别急”李医生打趣道。


李医生:啧啧啧,小情侣…真是~害


李医生站在床边伸手打算试一试王一博的体温。


不料在他手伸过来的一瞬间,王一博下意识把眉毛一皱头一偏。王一博一愣,意识到了自己行为不对,自己这是怎么回事,一生病戒备性都降低了?又硬生生把头给掰回来,身上的气场愈发冷峻。


王一博:你敢摸我一下试试??


李医生尴尬的咳了两声,又从包里翻出了一个体温计,“王老师,你自己测哈,我不动你…”李医生瞬间怂了一个档次。


李医生:谁曾经还不是一个一博的唯粉了?瞧不起谁啊真的是?


肖战在一边默默嘲笑王一博的幼稚,真的是一生病脾气也大了,就连作为一个爱豆基本的技能都抛弃了,老王,你不是闪光灯在你面前开花都不会闪眼睛吗?


王一博接过体温计,一抬头却看见肖战站在后面抿着嘴笑。


王一博:???很好笑吗?战哥?很好笑吗?


肖战转头对着李医生说:你别管他,你爱怎么来就怎么来,他就是一个幼稚鬼。又笑着对王一博说:王老师,你怎么这么这个样子,李医生又不会吃了你。


王一博:“……”


王一博看了一眼靠在墙上的肖战,顿了顿,又垂了眉眼,把体温计含进了嘴里,什么也没说,只是把自己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肖战在哪一瞬间觉得自己又看见两三个星期前的那个表白后的王一博。


“老王你还害羞了??”肖战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啧啧啧,稀奇。


“没有。”王一博含着体温计口齿不清的说,一边把自己往被子里缩得更完整一点。


肖战看着王一博一缩再缩的样子,突然摆出一脸我知道了的表情。


李医生也随即露出一样的表情。


王一博:……??你们懂什么了你们懂?我是真的没有害羞啊战哥!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过了一会儿,李医生告诉王一博体温计可以拿出来了,王一博把体温计从嘴里拿出来之后李医生十分懂事的拿出纸巾递给王一博。


李医生:我这不是怂,我这叫助人为乐!!


李医生看了看体温计,皱了皱眉,“嗯…低烧。”


“李医生,老王的胃病也犯了,怎么办?”肖战插上一句。


“嗯?什么?胃病也犯了?”李医生挑了挑眉。


接着把王一博的被子一掀,王一博挑了挑眉。


王一博:我唯一的藏身之处…


“这是胃病引起的发热,不能裹着,要散热才能好一点。”


王一博拧着眉表示理解。


“王老师,你可以把舌头伸出来吗?”


王一博把眉头一皱。


“王老师,我要看看你的舌苔,推断一下你的病。”


王一博稍稍把眉头松了松。


然后视死如归的把舌头伸了进去。


“嗯…肠胃炎,那王老师你可以把衣服脱了吗?”


王一博表情扭曲了一瞬间。










——————————

王耶啵:战哥!!!你看!!这个男人!!他竟然要我脱衣服!救我呜呜呜



战哥,有病的是胃,不是我(7)

(7)








王一博生气了


什么叫我也可以??


也?


机灵的王一博马上想到他背着肖战的那场戏。


战哥你什么意思?我到底是王一博还是蓝忘机?


王一博:我不是王一博,我只是蓝忘机的替身


肖战看着王一博陡然悲伤的表情一脸茫然:王一博这是…烧傻了?


“王一博?你怎么样啊?你还认不认识我现在??”肖战焦急发问


啧啧啧孩子烧傻了可不行啊


王一博投来一个幽怨的眼神,配着他苍白且迷人的脸肖战没由来的想到了一个电影


倩女幽魂


肖战:我为我的奇思妙想自罚一杯


肖战挠了挠头发,窘迫的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咳咳,凌晨四点了,肖战转头看了一眼王一博,嚯,这眼神,啧啧啧,这啷个冲壳子(傻帽)


摇了摇头,肖战悲痛的点开联系人


医生,我本来也不想麻烦你,要怪就怪王一博这个龟儿子三更半夜喜怒无常,要怪就怪王一博,怪不得我啊


打了两遍,电话内边的人才披着疲惫的嗓子接了电话


“喂?你好是李医生吗?我是肖战,对…哦…不是不是!不是我是王一博他…”


“什么?!你怎么知道王一博有病?你俩同居了?”电话那边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明显激动了起来


李医生:没错,我就是个果子


“啊?没有没有!凑巧而已!没有同居没有没有!!”肖战瞳孔骤震,极力否认,“我我…我路过而已!”肖战在电话内边手舞足蹈的解释,恨不得扇自己毫无遮拦的嘴两巴掌


“啊…真的?你在这个点路过王老师的家,还上楼?”李医生隔着屏幕都透露出一股鄙夷


“真的!我和老王嘛事…”肖战费劲全身的力气解释


“没错我们同居了,李医生你快点再不来我就完了”王一博掀起眼皮,一脸不耐烦的说了几句话


肖战听见了石化炸裂的声音


肖战:“………”劳资苦口婆心说这么多是为什么??王一博?!为什么?


肖战:王一博,你扪心自问你是人吗?每天劝你善良一点


啊啊啊啊啊王一博!!!要不是你今天病了我绝对不可能饶了你——!!!


突然,电话内边传来一声激动的鸡叫


响彻云霄


肖战吞了吞口水,从石化状态中解放出来:“李医生他怎么了?”


“不知道,可能是摔到了吧。”王一博又把眼睛闭上,安心闭麦


王一博: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肖战:……你duck不必




打完了电话把手机关机之后肖战就像一个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过一会就看时间,一会问喝不喝水,一会问难不难受


王一博也乖的不像话,躺在床上从善如流:战哥,我不渴。战哥,我不难受。


肖战走着走着最后还是坐在床边上,一边叹气一边看时间


王一博看着肖战焦急的侧脸


没由来的觉得鼻子酸酸的,啧,矫情


王一博难得矫情了一回,张了张嘴,道:“战哥,你是不是…”


有一些问题在脑袋王一博里千百徘徊了好多遍 ,就在刚刚他还想过,可也就只是在脑袋里想想,接着这个矫情劲儿,王一博第一次有了想把这个问题说出来的想法,话到了嘴边,王一博还有点小激动


王一博:是你们不懂,无语!


然后肖战皱着眉回头:“你说什么?”


“咚咚咚咚咚!”李医生激动的双手锤门,连门灰都锤落了下来“咚咚咚咚咚咚!”


李医生:为绝美爱情哐哐撞大墙


肖战急忙去开门


王一博刚刚打开的嘴讪讪闭上


王一博:我恨…


王一博撑着胳膊起来,靠在床背上


肖战把李医生领了进来,说:李医生,一博他得胃病发烧了,你快给看看


然后再转过头来问:老王,你刚刚是不是要说什么来着


王一博看了一眼肖战,又把眼神敛了去,淡淡开口:“战哥,你听错了,没有。”


“哦,那就好,李医生,你看的怎么样了?”














————————————————————

王一博:战哥,没有爱了,我两三天没吃饭你就这样对我?没爱了!!彻底没爱了!!

肖战:??发生了什么?




抱歉各位小可爱,停更了一段时间,本来是一开始休息一下想去学习一下他们两个的说话风格和去改进细腻一下文风结果…结果过了一段时间忘记大纲了…呜呜呜(இωஇ )




战哥,有病的是胃,不是我(6)

(6)






当然,白衣天使不是别人,是肖战。


“狗崽崽?你怎么了?你!唉,我就说要去医院吧!真是的…你这”肖战慌的口不择言,话都说不利索了。


“肖老师…你普通话不是一级甲等的吗,现在怎么这么脆…”王一博内劲儿缓过来之后迷迷糊糊的又说“战哥,我没事。”


“狗崽崽,现在你说什么也要去医院,你这个样子和要死没什么区别了!”看着狗崽崽脸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浑身都是虚汗还时不时干呕,肖战心急如焚。


肖战:我真的好心疼啊艹


王一博:我真的好胃疼啊艹


王一博刚想拒绝,再扯着笑脸说一句:战哥,我不疼,但是他又看到肖战那张心疼的快要呼之欲出的脸,恍惚之间怔了怔,竟是把头低了下去


算是答应了


“好,狗崽崽我背你,来,把手给我。”肖战揉了揉王一博的头发


嚯,人冰冰的头发倒是软乎乎


不由得多揉了两把,


肖战养了一只猫叫坚果,平时没事就喜欢撸两把,摸起来也软乎乎的


王一博也像一只猫


也软乎乎的


“战哥,舒服吗?”王一博突然出声,肖战吓了一跳


肖战:不舒服不舒服,不敢了不敢了


肖战想着自家的狗崽崽好歹也是八月五的小狮子,小狮子毕竟还是小狮子,不是大猫,头还是不能随便让人摸的


“没事,可以。”


可以?可以什么?可以揉狗崽崽的头发?


有这好事?




小狮子确实是小狮子,但在你面前就是大猫


头发确实是不能让人揉,但你可以


因为是你,所以统统都可以,非你不可,非你不行。




“行了你,狗崽崽,把手给我。”肖战站起来看着王一博软乎乎的头发,心软的一塌糊涂,“我背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王一博把被子一掀,转了个身子。


嚯,又来了


“把手给我,狗崽崽。”肖战的眼睛坚定不移的看着摇摇欲坠的王一博。


…把手给我?


王一博又晃了神


在王一博短短二几十年的人生里,他无数次跌入泥潭,接受了数不清的谩骂


在痛到麻木之前,在不为人知的时候,在明白哭泣也没有用的之后,他终于学会了无感


林语堂说过: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


他终于漠视了一切,世界那么黑,什么东西都虚伪


他宁愿做一个瞎子。


现在有人说,把手给我


我拉你出来




“不要逞强,我也可以背你的。”肖战柔情似水


“不要。”王一博脸若冰霜


肖战:???头都让摸了,还不让背???







——————————


一博儿现在还是在吃蓝忘机的醋

一宝:我只是一个蓝忘机的替身

果然,不愧是你






战哥,有病的是胃,不是我(5)

(5)








“王一博你想的美!”肖战炸毛了,“啪叽”一下把冲好的药杯往桌上一放“你自己喝!我不喂了还!”


“狗崽崽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喂个药还想用嘴…”肖战说着说着耳朵就烧了起来,剩下的,吞吞吐吐说不明白。


肖战:每天劝你善良一点


王一博也是持疼(奶)行凶


王一博:我没有,我是真的疼


王一博委委屈屈的把头低了下去,手一直摁在肚子下方,英气的眉毛拧成了麻花,平日里生人勿近的俊脸现下变的听话又乖巧不过面白如纸,好像是在忍受什么猛烈的疼痛似的


王一博:没有“似的”,是真的痛到受不了


“战哥,我错了,我真的没力气”王一博一脸虚弱


“那你也别想我用嘴喂你!”肖战宁死不屈


“好好好战哥,你用手喂,不用嘴不用嘴。”说话的同时王一博的眉头突然皱的更深了些,嘴唇一抿


“好吧…”肖战刚刚半推半就的答应,下一秒就看见王一博由多云转阴的脸,瞬间慌了神“你怎么了狗崽崽?怎么突然…”


“垃圾桶拿过来,快点!” “哦!”


“呕——呕…咳咳”王一博埋头就吐,起来的时候脸色难看极了


“战哥,你快喂吧,痛。”王一博痛的把头都向后昂了起来。


凌晨,胃病最喜欢的加餐时间


王一博:我半条命疼没了,肠胃绞痛不停脚,一直想吐还发烧


肖战看着王一博这副样子心疼的不得了,也顾不上什么羞不羞的了,把药杯重新从桌子手中夺走“来,狗崽崽张嘴,啊…”


药匙没有灌进去的褐色药汁顺着王一博漂亮的下颚骨慢慢的滑到凸起的喉结再慢慢的流下来,有的染湿了王一博松松垮垮挂在身上的白T恤,有的一点点划过他的锁骨,混着汗水,浑身水渍渍的。


肖战专心致志的喂着药,突然眼睛抖了一下,就看了一眼,肖战就红了脸,烧了起来,配着王一博一脸虚弱的表情肖战竟然觉得自己在犯罪。


肖战:我应该管好自己的眼睛,不让它有自己的想法。


现在肖战的一双眼睛已经无处安放,看哪哪不对,红头赤脑心乱如麻,正想随便喂完草草了事时,一博的手摸了上来


“肖老师,好好喂,这药流的我好痒,你帮我擦擦好不好。”王一博的手是攥着肖战,可根本没什么劲,虚虚的挂在肖战的手腕上。


“好,狗崽崽,喝完就擦。”


肖战被这样一双手一握立马心软了,外加羞耻心爆棚喂完连忙从床头的柜子上抽出一张纸擦了起来。


摊开薄薄的一张纸,在一挨到王一博的嘴角肖战指尖的部分就浸湿了


肖战:你也和我作对吗?纸?


王一博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可肖战的指尖可就受不了了,好像过电了一样,蹭了蹭鼻翼,连忙多抽了一沓张纸


王一博:?我的脸有这么大?


肖战急匆匆的从上抹到下,想快点完事,王一博的嘴又嘟囔了起来:“战哥,你轻一点,蹭的我…”


肖战:善良一点,好吗,王一博


“狗崽崽你自己来啊!真的是,事妈。”肖战兔牙警告,手上的动作却是慢慢的柔了下来。


药汁淋过的喉结隔着纸巾都能感受到凸起,肖战的手跳跃式粘走药水,奈何擦不干净最后还是捧着王一博的后脑勺从上擦到下,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药水


肖战:好羞耻


王一博:喉咙好不舒服


好不容易擦完了的肖战把那一沓纸巾一扔再把王一博慢慢的裹进被子里盖好


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王一博:???战哥?我把你怎么了?你需要一副虎口逃生的表情吗??


“狗崽崽,我去洗澡了啊,你先好好躺着”肖战下了床,准备去浴室。


突然转了个身带着担忧说:“狗崽崽,你胃病真的没事?要实在不行我们还是去医院吧?我看你…”真挺痛的


“害,肖老师,我什么身体?你去洗你的吧!”王一博露出小括号


“行,狗崽崽,你要真不行就跟我说。”肖战刮了刮鼻翼


“知道了——事妈” “谁事妈?” “你事妈!我为什么要和你说真是。”


肖战:幼稚鬼吧你王一博


肖战灵光一闪,啧啧啧,老王,你是真的幼稚


“那行吧,狗崽崽,我是你男朋友啊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王一博的小括号瞬间露出来了:“嗯嗯,我知道了。”


肖战:唉,没办法,自己家的狗崽崽,幼稚也没办法


肖战把门一推走了出去


窝在床上的王一博把被子一闷,手紧紧攥被子,肚子里的肠子一直绞痛,疼的王一博想把胃卸了,还一直恶心,想吐,脑袋昏昏的晕,四肢无力,出了一身虚汗,肚子绞痛翻来覆去可就是什么也不想吃。


闷了一会儿王一博又把头放出来,本来就晕一闷就更…


王一博:我是不是要去了?我好像看见一个白衣天使…










——————————————

我可是都查过了的,肠胃炎确实会发低烧会晕过去(虽然时间不长)(。・`ω´・)


嘿嘿嘿,生病使感情升温(不是


战哥,有病的是胃,不是我(4)


(4)





后来肖战知道了他躺在床上的王一博根本没有生病。


结果王一博还笑他说不是眼瞎了都不会喜欢我的吗?


肖战愣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肖战:你欺我眼盲,骗的我好苦!


肖战回想起往事种种,再看看又是躺在床上的王一博。


肖战: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



王一博:…战哥,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肖战信步闲庭的转了个身,走到桌子旁边想倒杯水喝。


拿起水杯打算倒水的时候肖战看到了水瓶旁边的药盒,肖战拿起来一看,胃药…一旁还有喝了一半的水。


狗崽崽胃病犯了?


肖战抖了一个激灵,水瓶没放稳就跑了过去,里面的水漫了一地。


被子里的那个人缩成一团,眉头皱巴巴的,脸色苍白无力,哆哆嗦嗦的


肖战的心脏狠狠的一缩,像被谁攥着扯了一下,慌的不行,想伸手抚平王一博深皱着的眉,却发现王一博的额头烫的吓人。


肖战心叫不好,坏了,胃病还没好怎么又发烧了。不行,得去医院,肖战看着缩在一团的王一博缓缓的把他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


“狗崽崽,你发烧了,走,我们去医院。”肖战的声音不自觉的放轻动作也慢了不少。


“不要,战哥别走…”王一博哼哼唧唧的委屈出声。


“不走不走,战哥不走,狗崽崽我们去医院。”肖战把王一博扶正打算背他。


“不去医院,战哥,我难受。”王一博又哼哼唧唧的说话了。


“狗崽崽,难受就是要去医院才能好的呀。”肖战温柔的像哄小孩子一样。


肖战:本来就是哄  小  孩  子


王一博嘟着奶膘迷迷糊糊的说:“战哥,我吃药就好了,不用去医院,唔…水…渴”


哦,有药啊。


肖战俯下身子小心翼翼的问:“药?药在哪?”


“就在急救箱里,我起不来战哥…”王一博浑身没劲,软乎乎的搭在肖战身上。


“好好好,狗崽崽,你好好躺着,我去拿。”肖战慢慢的把王一博放回床上跑到急救箱旁去拿药。


肖战扒拉了一下却不知道是哪个药,心急如焚的索性把整个急救箱给搬来,倒了杯温水就过来了,也不顾方才洒了满地的凉白开,划了个趔趄噗呲噗呲的跑过来了。


王一博:谁叫你刚刚转身转的那么潇洒,该


“狗崽崽,你看看是哪个?”肖战拍了拍王一博“看看?”


“嗯…黄色的”王一博的眼睛半睁半闭,“战哥,胃疼…要吃止痛药”


肖战一边给王一博拿药一边皱眉说:“狗崽崽,咱不吃止痛药好不好,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有依赖性的。”


王一博半睁半闭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肖战看,过了一会儿,微微笑了一下“好,我不吃。”


“嗯!狗崽崽最乖了!来吃药!”肖战扶着王一博起来“吃药,吃药就好了”


王一博手也不抬,焉不吧唧的说:“战哥我没力气…”


肖战:所以?


王一博的小脸惨白惨白的,还带着一丝委屈,看起来…我见犹怜


“战哥喂我喝吧。”


肖战:果然


肖战挠了挠头,目光漂移不定的说:“好。”


他们两个在一起也就两个星期,其中一大半还两地分居,除了牵牵手,亲亲脸还真是清水的不行。


王一博:我不甘心


王一博一脸难受面无血色甚至还略带害羞?“战哥,我怕苦…”


肖战有一股不祥的预感:所以?


“战哥,你用嘴喂我行不行”











————————————————

好的!一宝!你不甘心才会有剧情呀!!

小赞你也主动一点撒,两口子,和和气气不好咩?是吧,你看把人一宝逼的忍成啥样了

战哥,有病的是胃,不是我(3)

(3)











想到那天幼稚至极的吵架肖战捏了捏眉心,把外套脱了放在衣架上走到沙发。


肖战:王一博你连自己的醋怎么都吃啊——幼稚死了你!简直有病!


肖战坐了下来闭着眼睛仰躺在沙发上,感受到疲惫酸软的感觉蔓延至全身。


肖战:我果然还是老了


坐了一会肖战又捏了捏眉心,拿起手机给王一博发了一个微信


海绵宝宝:王一博你不回家?还浪着呢?


……


肖战诧异:没回?天天向上不是说狗崽崽已经录完节目了吗,而且他不是今天没别的安排了吗


哦,懂了,浪嗨了不想回,可以可以,狗崽子。


肖战又发了一条


海绵宝宝:长大了,翅膀硬了


……


还没回


同房的王一博:…战哥,你再不来我胃就白疼了…


一个吐息之后肖战终于等不了了,打了一个电话,

“~%?…;# *’☆&℃$︿★? ”

铃声响起


却发现声音就在耳旁。


肖战心中顿生迷惑,起身寻找


躺在床上的王一博:哈哈!战哥,这回该看见我了吧!


果不其然,肖战果然找着了那个躺在床上的人,蜷缩在一团。


结果肖战却退后了一步


王一博:?扪心自问你是人吗?


肖战心中想起三个星期前的告白。


其实当时狗崽崽想和他在一起他是不同意的,因为毕竟他们两个都是男的,而且身处娱乐圈,想要在一起哪有那么容易。


可王一博不管,他觉得自己喜欢他,也觉得他也喜欢自己就明火执仗的告白了


肖战是喜欢他,可是他觉得自己还没那么喜欢,还能再忍忍,忍忍就过去了,没必要那么打破砂锅,于是忍着痛狠下心来拒绝了他,并放下狠话:王一博,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就算是瞎了也不会喜欢你!


王一博当时一下愣了,憨憨的笑了一下,好像很窘迫的样子,挠了挠后脑勺低着头就跑了


肖战以为就这样结束了


结果一个星期之后王一博拍不了戏,说是发烧了在家躺着。


肖战问他们上医院没;他们说没有,王一博说没这么严重;肖战问他们怎么知道的;他们说王一博打电话说的呗,听声音蛮哑,还听到被褥摩擦的声音应该没错,不过家里就他一个人,也不知道行不行。肖战一听慌了,问道就他一个人在家,还发烧?他们说是啊,上次他发烧也是一个人,听说是躺了一天,躺到自己好的


听的肖战一个心急买了退烧药打了坐车跑到了王一博家,果然看到了王一博躺在床上一脸疲惫,连忙跑了过去看他怎么样。


结果王一博一脸懵逼的看着他问:你怎么来了?


他一听给气笑了:喂,老王,你不是发烧了吗?


王一博一愣: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他一脸不可置信:好像?什么叫好像?老王你发烧烧傻了?


王一博则一脸害羞:战哥,这么关心我?


肖战听了一皱眉,心叫不好:坏了,别真给烧傻了


起身走到王一博旁边想试试他额头的温度,结果一伸手就被王一博拉下来亲了一下。


肖战一惊看向王一博,


肖战:王一博你不是人


肖战看着他,坐在床边。


王一博静静的拉着肖战的手,眼睛里却汹涌澎湃炽热如火,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是冰火两重天。


看着这眼神肖战简直怀疑王一博是不是要疯了,眼睛湿润又猩红,流露出一股没由来的脆弱和凶狠,感觉王一博下一秒就要哭了,又感觉王一博下一秒要把自己给生吞活剥的吃了。


他从没见过王一博有过这种眼神,无助极了,流露出的脆弱是无助,流露出的凶狠亦是无助,像一个浑身伤疤的小狮子。凭空的让人揪心,可他以前从不这样的。


王一博的声音平静中带着一丝颤抖:战哥,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我…


肖战看不下去了。


把王一博的手拉开,王一博一抬头却得到了一个令他痴狂成疯的人的拥抱。


“狗崽崽,我很喜欢你,真的。”


看来他这次是真的快把他的狗崽崽逼疯了。









…………………………………………

我又写了一堆……

王一博:把胃割了吧,我不要了

一博别怕!下一章你就得救了!

我特么又抠细节了,,,

点赞关注不迷路!!

就当我是为爱发电吧…

战哥,有病的是胃,不是我(2)

(2)

不是,为什么老福特限流这么严重,限到只有五百???(இωஇ )








“王先生,到了,需要…”司机看着一团王一博,迟疑开口。


“啪!”王一博把车门一开,走了


王一博:酷盖就是要阴冷…不是,那个车门怎么这么重,差点没推开…


终于快回家了,呼,好累。


看着相隔咫尺的小区,王一博兴奋的快要跑起来,腿一迈,嘶…深呼吸,深呼吸,吐气。


王一博捂着肚子,快步离开。


每一步都白着脸抽一口气,一步一步,王一博后槽牙咬的绷紧。


王一博:肠胃炎真的痛,谁痛谁知道。


上了楼,王一博僵硬的弯下身子,开了门。


“吧嗒——。”门关上了。


王一博也就撑不下去了。


捂着肚子支在地上。


好痛,好累。


可是还是要爬起来,去吃药。


温水顺着药粒下腹,喝完王一博就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却又皱着眉头。


恶心,想吐,痛。


什么也不能吃,也什么都不想吃。


王一博眉头越皱越深,把眼皮一睁,起身,把外套束在腰腹外边,束的绷紧,觉得这样能舒服点。


束好之后王一博一阵反胃,又起身去厕所。


“呕…咳咳”本来这两三天基本就没有吃什么,这一吐全是胆汁,王一博看着镜子上的自己,面色惨白,嘴唇在刚刚经历呕吐了之后不正常的红艳,眼框周围红红的,噙满了生理性的泪水,眼角又满是血丝。


王一博:……那不是我


调整好心态后,王一博淡定回房。


王一博躺在床上又是摁着肚子闭着眼睛皱着眉头,一动不动的蜷缩在一团,胃部传来的疼痛让他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王一博:我刚刚不是吃药了吗??卖假药丧尽天良!!!


王一博一手摁肚子一手抓被子,深呼吸,吐气,深呼吸,吐气。


王一博:下辈子我不要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疼痛不减,但奈不住王一博两三天连轴转的疲惫,还是哼哼唧唧的睡着了。




肖战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一脸疲惫,在门外笑了一下再进门。


嗯?不在?


以前他家的狗崽崽无论多晚都会坐在沙发上装着看电视玩手机实则在等他回家的呢。


嗯…灯也没开,电视也关着


好啊!王一博!你和我吵架还不回家?出息了啊!飘了你!


吵架是怎么一回事咧?


王一博最近听他的战哥总是爱提蓝忘机,就一直觉得肖战没有出戏,认为他肖战爱的人不是他,是蓝湛。


肖战当即就觉得王一博是个**,他对王一博的感情绝对是纯粹专一的,王一博竟然觉得他爱的是那个摸不着的纸片人???


肖战:真人版蓝忘机就在这里,我去爱纸片人??王一博你有病?


王一博:谁有病?肖战你看你承认了吧!你爱的就是蓝忘机!你承认了!


肖战:我什么时候承认了?王一博你是不是傻?


王一博:战哥你说我傻?你看见没,仗着年龄比我大,天天欺负我!你看你!你爱的就是蓝忘机!


肖战:???




(接下来各位姐妹自行脑补,我不能再码废字了,我要走剧情(呼呼哭泣)





吵完架之后二人双双离场,到了今天才回家。


肖战:结果一我回家王一博这个狗崽子还在外面浪!!!







——————————————————

王一博:肖老师,我在床上,宁看看我。

小学鸡吵架真的吵到我了( ̄□ ̄;)


又写了一千废字…我果然是废字制造机(இωஇ )

不过,幸好小赞出来了



















战哥,有病的是胃,不是我(1)

(1)







天天向上录制现场


一开场就是王一博在台上跳舞,五光十色的灯光四处闪射,音响里的音波震耳欲聋,场子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导演点点头,效果不错


画面一转来到了主会场,“大家好!这里是天 天 向 上!”各位主持人一边摆手走进现场,观众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王一博也一路小跑来到各位哥哥身边,途中还不小心划了个趔趄。


王一博:害,没办法,腿太长就容易摔跤


“我们是,天天兄弟!”观众和台上的主持人一起说出了后面的四个字,十分热闹。


“一宝,你不用跑这么快的,没人催你,你可以慢点。”汪叔叔看着一博频频露出老父亲的担忧


“就是啊,一博 都差点摔了”钱枫也附和


“没有,涵哥,我就看…看大家都要喊口号了,跟两脚。”王一博显然是没有想到他小小一个趔趄竟让哥哥们引起了密切关注,握住话筒的手不安分的摇晃和松紧。


“行了行了,呦,看给孩子吓得。”大张伟又拿着话筒一回头“来来,一博儿,看来我们没白疼你啊,行,咱下次等等咱一博儿,一博这大长腿,不好控制,步子一迈大就爱摔,是吧一博儿?一博就是酷,跳舞越来越厉害了”大张伟的嘴又碎了起来。


“大张伟,你这嘴碎的,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今天要干什么来着?”汪涵说了一句,不着痕迹的把话题拉回了正轨。


“唉!你看我这嘴巴,把正事都给说忘了”大张伟连忙接上来,“天鹤,我们今天要干什么来着?我这脑袋不好使,忘了。”

………………………………………………………


录了一半,已经胜出坐在板凳上看着嘉宾互动游戏的王一博觉得今天自己录的还不错,默默的在心里点点了头,接着转头看了看台上收放自如的汪涵,又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还需要努力啊


不过他现在只想休息


算了算王一博已经两三天没睡觉了,这两天拍戏拍的紧,王一博连吃饭都顾不上了哪里还有时间睡觉?


好困,不想营业。


肚子好饿,不想营业。


为了大摩托,必须营业!


“啊…”王一博打了一个哈欠


王一博百般无聊的看嘉宾游戏时突然感到一丝不祥。


糟糕,胃病要犯了


得胃病的人都知道,胃痛发作之前会有感觉,王一博难以言喻的撩了撩头发,淡定的吞了口口水,想着现在去吃点东西兴许还能抢救一下。


王一博环顾了一下四周,好,就现在,没人叫我,我先下去吃两口再回来。


王一博把话筒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刚刚打算起身,大老师亲切的声音传来:“一博儿,别光坐着呀,说两句啊,咱一博儿是帅,光当壁画也不行呀是吧?”


汪涵也觉得王一博话说的太少了,也一起cue他,免得又有人说一博是期期都来的嘉宾,“是啊,一宝,这可不是敦煌,说两句啊。”


王一博:大老师,您别cue我了,我饿。


突然被cue的王一博连忙拿起刚刚放下的话筒却不知道说什么,看了看嘉宾,僵硬的说了一句万能的:“嗯嗯嗯,好,不错。”


结果却遭到了天天兄弟的群嘲


王一博:你们为什么要笑我?行吧,笑就笑吧,笑完我去恰饭。


钱枫笑着说“一博太给面子了,没来就夸!”


“咱一博儿就是棒!未卜先知了都!”大张伟也拿着话筒笑。


王一博:战哥!你不是说不知道说什么就说这个肯定没问题的吗,战哥,你骗我!都怪你!


“一宝,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我看你精神不太好。”汪涵却又投来了老父亲担忧的目光,“没有没有,涵哥,没有不舒服!”王一博一听这话吓了一个激灵,连连否认。


平日里王一博生病都自己解决不告诉别人,更何况这是在台上,要真是不舒服王一博也不会说,迟到早退和买惨都是王一博鄙夷的,虽然他在台上话不多,但是他的职业素养不允许他走,而且走了还影响哥哥们工作。


王一博:行了,现在彻底不能吃了,cue稳了


王一博看了看表,算了,时间啊差不多了,忍一忍吧,又不是第一次,一边想着,胃就开始隐隐作痛。


深呼吸,吐气。深呼吸,吐气。


王一博:加油,你是酷盖,你可以的。


玩游戏的空档大张伟溜了过来:一博儿,你真没事啊?看看你,脸都白了。


王一博把略略倾斜的上身掰直再把放在腰腹上的手拿下来说:“大老师,我没事,就肚子有点不舒服,坐会就好。”


“那行,一博,你好好坐着,待会能上来吗?”大张伟问他。


“能。”王一博信誓旦旦


大张伟一回到原位,汪涵就迫不及待的问:“大张伟,一博怎么说?”


“害,我问了一博儿了,他说肚子不舒服,但是能上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大张伟如实道。


“唉,我看是胃病犯了。”汪涵又是一脸老父亲的担忧。


“我猜也是,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爱说话,特别是不爱说委屈”大张伟看着王一博说。


“嗯。”汪涵点点头。


“诶~人家现在不是有一个能照顾人的…”大张伟又开始(踹柜门)了。


“行了行了,你这嘴没个把门…今天早点下吧。”汪涵笑着推开大张伟。


王一博身体向前弓着,手摁着腹部,这样不好看但能让胃舒服点,王一博一边摁着一边意识到姿势不对,慢慢的又把身体掰直,只是把手摁在腹部上,脸色白白的。


游戏过后,大家都站在台上聊天,一博被迫加入,汪涵照顾了一下,快速结束了聊天,进入下一个环节。


王一博:论胃存在的意义


好不容易挨到结束,王一博的小脸已经惨白惨白的了,他本来体质就弱,经常一手的针眼,加上两三天没怎么休息,每天就基本早上喝杯咖啡消肿,身体想好都难。


“哎呦,一博儿,这脸都白成什么样了?”大张伟啧啧说道


“一博,你怎么样了?”高天鹤和钱枫都担忧的问


“先别说了,把一博送回家再说。”汪涵把王一博送到了车前,问他“一博,你一个人行不行啊?要不叫肖战过来?我一会还有事,推不掉的。”


“没事,就是肚子不舒服,战哥他也有事,就不麻烦他了。”王一博把帽子戴上,跨进车座。


“哦,那行,一博,你注意安全,记得吃药啊。”汪涵时时刻刻都散发出一股老父亲的气味。


“嗯,涵哥,拜拜”王一博挥手道别。


小轿车飞奔而去,车里的王一博皱着眉头,缩成一团。


















null




null


文是我编的,胃疼这事是真有

这期当时王一博是笑着录完的,就是脸白了




看看,为了一博的胃病,我都在百度干了些什么(查了也没用´_>`)









欢迎大家来我这学网课!!!(挑眉

有没有闻到一股中草药的味道,童子尿(不是





一不留神写了一堆(两千)废字…(ಥ﹏ಥ)

本来想快点直接胃疼就上(不是

结果…  心塞(´-ωก`)

下篇小赞登场✧*。٩(ˊωˋ*)و✧*。

一些寻常事
















到了宴上,大小师兄弟自个儿随意坐一桌,在菜未上之前摆龙门阵咵天咵地。


可江澄和魏无羡却在桌下比手势,挤眉弄眼摆嘴型。


现下他们正和江叔叔和虞夫人坐一块,江澄回家回的晚了,差点误了时辰。换平常虞夫人然定是要说上两句的,可能因着今日中秋才没有多说。可就是因为虞夫人没有多说才搞得江澄精神格外紧张,分外不适。


江澄:我太难了。


江叔叔看着他俩在桌底手舞足蹈的双肢和戏溢出眼眶外的脸,咳了俩声


“嗯…你们两去后院看看有没有什么…”“江叔叔没问题好的!”魏无羡雀跃无比“是,父亲”相比之下,江澄倒是老实不少。


随后云梦双杰就在江家子弟惊愕担忧的眼光中远去


六师弟道:“大师兄和二师兄刚刚是不是患上了羊癫疯?”


三师兄点头道:“手脚抽搐,眼球斜视,嘴唇难闭,啧啧啧,不妙,全对上了…”


江家子弟:“唉,可怜的师兄啊…”


哦,天哪,这可真是一个可怕的消息,江家子弟议论纷纷,一时间默哀下来。


双杰背后一凉,魏无羡:“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得了什么重病?”江澄抱着胸,皱眉看他:“你羊癫疯了?”魏无羡:我不知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在后院晃到了开宴的时候,他们两终于又进校场。


天上的月亮已经爬上了夜空,繁星点缀。


当时江澄什么也不觉得,只觉着众星捧月的美,绚烂,不可方物。


美好的令人心碎。


魏无羡也看,魏无羡也喜欢月亮,他小时候在街上乞讨,夜晚的危险是白天的几倍,可是月亮的光却清亮亮的洒了下来,虽然微弱却依然让人安心。

魏无羡突然想起来中秋的月亮代表着什么了,团圆。

可他没有团圆,也不能团圆。

正当他黯然神伤,情丝驰骋之时,江澄捅了捅他:“喏,辣味儿的!吃不吃?”

魏无羡一抬头愣了一下,看着月饼上的一个牙印,一边接过一边说:“哎呀,江澄?吃了一口再给我?啧啧啧,有心了,有心了。”

“爱吃不吃。”江澄起身来抢。

“爱吃爱吃!嗷呜,好吃!”魏无羡忙吃了一口,连称喜欢,江澄才放了手。

“阿羡,别挑啦,这个辣的可是阿澄一个一个试出来专门给你的。”江厌离笑盈盈的说。

“切!我专门挑给他的?我这是恰好吃到,我不爱吃辣!”

“嘿!云梦人还有不爱吃辣的?奇了!”

“你们俩个差不多好了,食不言。”虞夫人开口了

“嗯,三娘子说的对。”江叔叔也附和道

魏无羡不敢说话了,乖乖闭上了嘴,一对视,双杰二人又笑,又不敢说话,又开始挤眉弄眼。


江家子弟:又发作了,可怜的师兄啊…